背景:
閱讀新聞

北京赛车开奖历史记录:最高法院典型案例·精釋精解民事公司清算義務連帶清償責任|虹橋路附近律師事務所解讀公司法

[日期:2017-08-21] 來源:  作者:joy [字體: ]

吉林快三历史记录 www.xvote.icu 最高法院典型案例·精釋精解民事公司清算義務連帶清償責任

裁判要點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應當依法在公

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履行清算義務,不能以其不是實際控制人或者未實際參

加公司經營管理為由,免除清算義務。

相關法條

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一百八十四條

基本案情

原告上海存亮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存亮公司)訴稱:其向被告常州拓恒機械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拓恒公司)供應鋼材,拓恒公司尚欠貨款1395228.6元。被告房恒福、蔣志東和王衛明為拓恒公司的股東,拓恒公司未年檢,被工商部門吊銷營業執照,至今未組織清算。因其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公司財產流失、滅失,存亮公司的債權得不到清償。根據《公司法》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房恒福、蔣志東和王衛明應對拓恒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故請求判令拓恒公司償還存亮公司貨款1395228.6元及違約金,房恒福、蔣志東和王衛明對拓恒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被告蔣志東、王衛明辯稱:1.兩人從未參與過拓恒公司的經營管理;2.拓恒公司實際由大股東房恒??刂?,兩人無法對其進行清算;3.拓恒公司由于經營不善,在被吊銷營業執照前已背負了大量債務,資不抵債,并非由于蔣志東、王衛明怠于履行清算義務而導致拓恒公司財產滅失;4.蔣志東、王衛明也曾委托律師對拓恒公司進行清算,但由于拓恒公司財物多次被債權人哄搶,導致無法清算,因此蔣志東、王衛明不存在怠于履行清算義務的情況。故請求駁回存亮公司對蔣志東、王衛明的訴訟請求。

被告拓恒公司、房恒福未到庭參加訴訟,亦未作答辯。

法院經審理查明:2007628日,存亮公司與拓恒公司建立鋼材買賣合同關系。存亮公司履行了 7095006.6元的供貨義務,拓恒公司已付貨款5699778元,尚欠貨款1395228.6元。另,房恒福、蔣志東和王衛明為拓恒公司的股東,所占股份分別為40%、30%、30%。拓恒公司因未進行年檢,20081225日被工商部門吊銷營業執照,至今股東未組織清算。現拓恒公司無辦公經營地,賬冊及財產均下落不明。拓恒公司在其他案件中因無財產可供執行被止執行。

裁判結果

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法院于2009128日作出(2009)松民二(商)初字第1052號民事判決:一、拓恒公司償付存亮公司貨款1395228.6元及相應的違約金;二、房恒福、蔣志東和王衛明對拓恒公司的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宣判后,蔣志東、王衛明提出上訴。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于201091日作出(2010)滬一中民四(商)終字第1302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存亮公司按約供貨后,拓恒公司未能按約付清貨款,應當承擔相應的付款責任及違約責任。房恒福、蔣志東和王衛明作為拓恒公司的股東,應在拓恒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及時組織清算。因房恒福、蔣志東和王衛明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拓恒公司的主要財產、賬冊等均已滅失,無法進行清算,房恒福、蔣志東和王衛明怠于履行清算義務的行為,違反了《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應當對拓恒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拓恒公司作為有限責任公司,其全體股東在法律上應一體成為公司的清算義務人?!豆痙ā芳捌湎喙廝痙ń饈筒⑽垂娑ń徑?、王衛明所辯稱的例外條款,因此無論蔣志東、王衛明在拓恒公司中所占的股份為多少,是否實際參與了公司的經營管理,兩人在拓恒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都有義務在法定期限內依法對拓恒公司進行清算。

關于蔣志東、王衛明辯稱拓恒公司在被吊銷營業執照前已背負大量債務,即使其怠于履行清算義務,也與拓恒公司財產滅失之間沒有關聯性:根據查明的事實,拓恒公司在其他案件中因無財產可供執行被中止執行的情況,只能證明人民法院在執行中未查找到拓恒公司的財產,不能證明拓恒公司的財產在被吊銷營業執照前已全部滅失。拓恒公司的三名股東怠于履行清算義務與拓恒公司的財產、賬冊滅失之間具有因果聯系,蔣志東、王衛明的該項抗辯理由不成立。蔣志東、王衛明委托律師進行清算的委托代理合同及律師的證明,僅能證明蔣志東、王衛明欲對拓恒公司進行清算,但事實上對拓恒公司的清算并未進行。據此,不能認定蔣志東、王衛明依法履行了清算義務,故對蔣志東、王衛明的該項抗辯理由不予采納。

精釋精解

  2012918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指導性案例《上海存亮貿易有限公司訴蔣志東、王衛明等買賣合同糾紛案》(指導案例9號)。該指導案例由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經審查認為,該案例適用法律正確,對審理同類案件有指導作用,同意作為指導性案例。201293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委會經討論認為,該案例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案例指導工作的規定》第二條的有關規定,同意將該案例確定為指導性案例。918日,最高人民法院將該案例作為第三批指導性案例予以發布。該案例旨在為如何認定公司的清算義務人提供指導,明確了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不能以其不是實際控制人或者未實際參加公司經營管理為由,免除清算義務。目前,大量存在公司解散后應當清算而不清算,甚至故意借解散之機逃廢債務的情形,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并危害市場經濟秩序?!豆痙ā返詼醵怨啥撓萌ɡ腦鶉巫鞒雋斯娑?,《公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對股東怠于履行清算義務所導致的侵權民事責任作出了規定。審判實踐中,有的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以不是實際控制人或者未參加實際經營管理為由進行抗辯,各地對此認識不一,處理也不盡一致。該案例確定的法律適用標準,對于構建合理有序的公司清算程序有良好的示范意義,且可以督促小股東在大股東不積極履行清算義務的情況下依法申請人民法院對公司進行清算,對于?;ふㄈ死?、倡導誠實守信經營、形成良好的市場經濟秩序,具有重要意義。

該指導性案例的裁判要點確認: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應當依法在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履行清算義務,不能以其不是實際控制人或者未實際參加公司經營管理為由,免除清算義務。

(一)清算義務人與清算人的區別

公司結算后即應進行清算,而進入清算程序首先應當確定清算義務人,由清算義務人選任清算人,并由清算人接替原公司法人機關執行清算義務,清理債權債務。清算義務人是指基于其與公司之間存在的特定法律關系而在公司解散時對公司負有依法組織清算義務,并在公司未及時清算給相關權利人造成損害時依法承擔相應責任的民事主體。®清算義務人與清算人是兩個不同的法律概念,清算義務人是公司解散時依法承擔組織公司清算、啟動公司清算程序的義務主體。清算人是公司解散后接管公司財產、具體執行公司清算事務的主體。

清算義務人與清算人的區別主要有以下五個方面:一是主體范圍不同。在我國,清算義務人主要包括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范圍較窄。清算人分為法定清算人、議定清算人和指定清算人三種。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組由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組成。逾期不成立清算組的,由人民法院指定有關人員組成。顯然清算人可以由董事、股東或其他有關人員組成,范圍較廣。二是所負義務內容不同。清算義務人的義務是負責啟動清算程序、組織清算和產生清算人。而清算人的義務是執行公司具體清算事務。三是所負義務的性質不同。清算義務人的義務是法定的,不能任意解除。清算人的義務是約定或指定的,是基于公司或法院等的委任或指派產生的,因公司或者法院的解任或清算人的辭任而解除義務。四是不履行義務承擔責任的原因不同。清算義務人怠于履行義務時對公司債務承擔的賠償責任源于其法定的義務,清算人不履行清算義務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時承擔的賠償責任源于其與公司之間的委任關系。五是法律資格不同。清算人對內處理、了結公司業務,對外代表公司,具有訴訟主體地位。而清算義務人則沒有這樣的法律資格。清算義務人和清算人的聯系主要體現在人員交叉方面。清算義務人有時和清算人存在交叉,如作為清算義務人的公司董事有時可能是清算人。

(二)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是法定的清算義務人

清算義務人的義務是在公司解散事由出現后及時依法組織籌劃成立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對此,原《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條規定,除因公司合并或分立而導致的解散外,凡是公司出現解散事由的,清算義務人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15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該條規定屬于強制性規定,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15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屬于清算義務人的法定義務,清算義務人必須遵照執行,否則就可能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為了解決實務中對清算義務人認定的混亂局面,現行《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明確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組由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組成”。據此,有限責任公司的全體股東是清算義務人,而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則僅限于董事和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

應該說,《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關于清算義務人的規定基本合理,但將“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這樣模棱兩可的標準作為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的認定標準是不太合適的。“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意味著清算義務人需要經過股東大會產生,而股份有限公司股東大會實行的是典型的資本多數決原則。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大會雖然由全體股東組成,但實際上只有控股股東才能參與公司管理或對公司產生支配性影響??毓曬啥?,無論是絕對控股,還是相對控股,其在股東大會上對公司的重大決策及在選舉公司經營管理人員上實際上都擁有控制權。對于公司解散與清算事宜而言,股份有限公司解散后,清算組能否及時組成,清算組成員由哪些人員組成,乃至清算組成立后能否依法進行清算,都會受到控股股東的實際控制和影響。因此,應當直接將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明確界定為:控股股東和董事。

有鑒于此,《公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第十九條和第二十條都將控股股東和董事界定為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并規定其相應清算義務和法律責任。

關于控股股東,我國《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條第(二)項明確規定:“控股股東,是指其出資額占有限責任公司資本總額百分之五十以上或者其持有的股份占股份有限公司股本總額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東;出資額或者持有股份的比例雖然不足百分之五十,但依其出資額或者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決權已足以對股東會、股東大會的決議產生重大影響的股東。”

因此,在我國,有限責任股東的全體股東是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東和董事是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本案例中的被告蔣志東、王衛明等是拓恒公司的股東,而該公司是有限責任公司,故蔣志東、王衛明是法定的清算義務人。

(三)實際控制人是不是法定清算義務人之辯

I. 對《公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第三款理解上的分歧?!豆痙ń饈?span lang="EN-US">(二)》第十八條依據《公司法》對清算義務人怠于履行義務所導致的侵權民事責任作出r具體規定。該條第一款是清算賠償責任的規定,指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未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導致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毀損或者滅失,債權人可以要求其在造成損失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賠償責任。第二款是連帶清償責任的規定,即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債權人可以要求其對公責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對以上兩款的理解沒有爭議。但對該條第三款的理解上產生了分歧。該條第三款規定:“上述情形系實際控制人原因造成的,債權人主張實際控制人對公司債務承擔相應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在實踐中適用該款出現的分歧是:第一,這是否意味著實際控制人也是法定意義上的清算義務人,是否也應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否則應承擔相應的責任。第二,該條第一款、第二款規定的情況如果是實際控制人原因造成的,此時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是否可以減輕或免除責任。

2. 實際控制人不是法定的清算義務人理論上公司控制權掌握在董事會和控股股東手里,但在現代商業環境下,非股東以及董事在幕后對公司加以控制的情形屢見不鮮。為了回應現實,各國都對公司實際控制人做出了界定。根據《公司法》第二百一十七條第(三)項的規定,實際控制人是指雖不是公司的股東,但通過投資關系協議或者其他安排,能夠實際支配公司行為的人。

公司實際控制人雖然不是公司的股東,不能直接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決策,但是通過投資關系、協議以及其他關聯關系,能夠影響甚至決定公司的經營管理。根據《公司法》第二十一條的規定,公司實際控制人利用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據此,公司解散后,如果實際控制人利用其控制地位,導致公司:f能在法定期間內組成清算組依法對公司進行清算,造成公司財產損失或者無法清算的,根據《公司法》的規定和侵權責任理論,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但是應當明確的是實際控制人不是法定清算義務人,因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后沒有對公司組織清算的直接法定義務。雖然實際控制人能夠通過關聯關系等方式控制公司的經營和管理,但公司解散后,如果實際控制人沒有利用其對公司的控制力或者影響造成公司未依法進行清算的后果,則不應承擔民事責任。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實際控制人一般須經司法或行政認定才能被確定,也就是說實際控制人是被司法機關或相關行政部門認定的結果,與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的確定性和容易直接認定不同??梢運?,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在公司解散后承擔的是積極作為的清算義務,而實際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后承擔則是消極的不作為義務,只要其沒有阻止公司進行清算的行為,或者其行為并未造成公司未依法組織清算或無法清算的后果,就不承擔民事責任。目前有觀點將實際控制人也歸入法定清算義務人一類,理解上有所偏頗,本案的裁判要點實際上也是對這一問題的進一步澄清。

3.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的清算義務不

因實際控制人的原因而免除。有觀點認為,如果因為實際控制人的原因導致公司未及時清算或無法清算時,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可以免除清算義務,不承擔民事責任。這種認識是不正確的,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是法定的清算義務人,不管是否有實際控制人的存在或實際控制人的原因,其依法及時組織清算的義務都不能免除。即使實際控制人有阻止公司清算的行為,清算義務人也應依法定程序組織清算,包括根據《公司法解釋(二)》第七條第三款的規定向人民法院申請對公司進行清算。在有實際控制人存在的情況下,《公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第一款、第二款應分別適用:對于第一款,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未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又有實際控制人的原因致使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導致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毀損或者滅失的,債權人可以要求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在其各自造成損失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賠償責任。也就是說,對于第一款的適用,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各自責任的承擔是獨立的,不存在因其他人的原因而免除另一方責任的問題。對于第二款,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因怠于履行義務,或者因公司實際控制人的原因,導致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的,債權人可以要求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在此種情形下,以公司無法進行清算為承擔連帶責任的前提,如果既有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怠于履行義務的原因,又有公司實際控制人的原因,導致公司無法進行清算的,其當然應承擔連帶責任,不存在有公司實際控制人原因,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可以怠于履行義務且免除連帶責任的情形。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的清算義務是法定的,不因其不是實際控制人而免除,這正是本案裁判要點之關鍵所在,也進一步澄清了對《公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第三款的模糊認識。因此,對于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只要有公司解散的事由出現,其必須在法定的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即使有其他股東或實際控制人阻礙或不予配合,作為清算義務人不管所占股份多少,不管是否能實際控制公司,也應采取進一步的手段要求其他清算義務人或實際控制人組織清算,直至依法向法院申請進行強制清算。否則,其即違反了法定的清算義務,應承擔相應的責任。這樣才可以督促作為清算義務人的小股東在大股東不積極履行清算義務的情況下依法申請人民法院對公司進行清算,以?;ふㄈ死?,倡導誠實守信的原則,維護良好的市場經濟秩序。

實踐中,有些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以未實際參加公司經營管理為由,要求免除清算義務,不承擔怠于清算的賠償責任。上文關于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的清算義務人地位已有論述,之所以確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為法定的清算義務人,是因為已經充分考慮了該三種主體對公司經營管理決策的支配地位。目前,由于職業經理人的發達,越來越多的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已經不參與實際的經營管理,實際的經營管理大多由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完成,其僅在公司重大決策、選舉董事等方面擁有控制權,也就是說更多的是控制公司而不是管理公司。正是其這種控制公司的權利,才使其可以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因此,對于法定清算義務人來說,其清算義務的承擔不以其是否實際參加公司經營管理為必要條件。這也是本案例裁判要點強調的另一個重點所在。在本案例中,即使蔣志東和王衛明從未參與過公司經營管理,因其是該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負有在公司被依法吊銷營業執照之日起15日內組織清算的法定義務,其并未履行該義務,在有實際控制人原因不能清算的情況下,也未及時向人民法院申請對公司進行清算,其當然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四)清算義務人未履行清算義務的法律后果

本案裁判要點僅明確了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清算義務人應承擔清算義務,不因其不是實際控制人或者未實際參加公司經營管理而免除,但對于清算義務人未履行清算義務的責任承擔未進一步明確,主要是考慮到《公司法》及《公司法解釋(二)》已經有了明確規定,故未在裁判要點中作進一步明示。下面就清算義務人未履行清算義務的后果加以說明。

1.  未履行清算義務后果之清算賠償責任?!豆痙ń饈停ǘ返謔頌醯諞豢罟娑?,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未在法定期限內組成清算組開始清算,應對債權人主張的債權在造成公司財產減少的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該責任為補充性賠償責任。該款的法律依據是《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二款,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給公司或者其他股東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顯然作為股東的清算義務人未依法及時組織清算造成公司財產損失時,應當依法向其他股東承擔賠償責任,由于該損失也意味著債權人的損失,因此,在債權人申請人民法院對公司強制清算的過程中,應賦予債權人直接要求清算義務人賠償的權利。在具體適用過程中,該賠償責任從行為方式上比較容易認定,即只要清算義務人在規定期限內未成立清算組織進行清算即可。難點在于公司財產減少的范圍如何確定,而財產減少范圍的確定首先是舉證責任的承擔問題,如果按照傳統的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將舉證責任分配給債權人,可能有失公平,也不客觀不現實。因為,相對公司清算義務人而言,公司債權人系“局外人”,不掌握清算義務人公司的主要財產,更不掌握其賬冊、重要文件,舉證能力較弱。而且,既然清算義務人已經違反了法定的清算義務,如果其主張免責,就要承擔舉證責任。這樣也更符合公平、誠實信用原則和當事人的實際舉證能力。因此,應當將舉證責任分配給清算義務人。但需要注意的是,該損失如果是由于實際控制人原因造成的,舉證責任應當仍由債權人承擔,而不應由實際控制人承擔,因為實際控制人不是法定的清算義務人,組織清算不是其法定義務,其僅負有不得阻礙清算和其他原因導致未及時清算的義務。這一點與清算義務人的舉證責任分配不同。

2. 未履行清算義務后果之二——連帶清償責任?!豆痙ń饈停ǘ返謔頌醯詼罟娑?,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的,要對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該款的法律依據是《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的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在審判實務中,對該款的把握重點在于無法進行清算的認定上,此處無法進行清算是指由于公司據以進行清算的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對公司的債權債務進行正常的清理,造成公司的財產和負債范圍無法確定,債權人的債權無法得以清償。®這主要是針對借解散之機逃廢債務情況作出的特別規定。最主要的問題還是當事人的舉證問題,根據一般的舉證原則,只要債權人能夠舉證證明由于上述清算義務人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i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的,應當支持其要求清算義務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訴訟請求。問題在于如果債權人無法舉證證明債務人無法進行清算,如何處理?筆者認為,在此種情況下,債權人可以先行向人民法院申請對債務人進行強制清算或者破產清算。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債權人的申請后,由于債務人人去樓空無法提交,或者債務人的有關人員拒不向人民法院提交,或者提交的材料不真實,人民法院以無法清算或者無法依法全面清算為由裁定終結破產清算程序或者強制清算程序的,債權人可以依據人民法院作出的裁定,另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等清算義務人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無法清算或無法依法全面清算的裁定,徑行判決清算義務人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而無須債權人再行舉證證明。當然,如果導致不能清算是由于實際控制人的原因造成的,一般仍應由債權人承擔舉證責任。這里還有一點要明確,債權人申請強制清算或破產清算不是清算義務人承擔連帶責任的前置條件,只要債權人能夠舉證證明由于上述清算義務人怠于履行義務,導致無法進行清算的,人民法院就可以支持其要求清算義務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訴訟請求。

3. 未履行清算義務后果之三——清算義務人內部責任的分擔問題。清

算義務人不履行清算義務造成公司的債權人受損時,就應依照《公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的規定對債權人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此時,如果存在兩個或兩個以上的清算義務人違反清算義務時,就會產生責任分擔問題。關于內、外部責任劃分問題,一般根據以下原則處理:處于同一法律位階的責任主體,對外應承擔連帶責任;對內則依過錯大小或依約定按份處理。

具體來說,在依《公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的規定認定清算義務人的責任性質后,各清算義務人就該責任向債權人承擔連帶責任。根據連帶責任的基本原理,債權人既可以僅向某一個或某幾個清算義務人主張權利,也可以將所有清算義務人列為共同被告主張權利。如果債權人僅向某一個或某幾個清算義務人主張權利,則這些清算義務人不得以未向其他清算義務人請求承擔責任為由相互推卸責任,而是應當根據債權人的請求依法先承擔責任。這些清算義務人對外承擔了相應的民事責任后,可以再依法向其他清算義務人追償。

在實務中,公司清算義務人為兩人或兩人以上時,很多時候很難從外部確定到底哪個清算義務人對債權人的損害負有過錯,債權人無法也無須選擇向有過錯的清算義務人主張權利,因此,可以同時將所有清算義務人列為共同被告主張權利。此時,被告一方為多人,其訴訟標的是共同的,為必要的共同訴訟。鑒于各清算義務人的法律位階是一樣的,人民法院從有利于債權人利益實現的角度,應當判決各被訴清算義務人承擔連帶責任,內部責任分擔不得對抗外部債權人。同時應注意,人民法院無須依職權追加原告未訴的其他清算義務人。

在清算義務人對債權人承擔了民事責任后,就會涉及追償問題??悸塹礁髑逅鬩邐袢嗽詮局械牡匚緩妥饔玫牟煌?,對于未能依法履行清算義務所產生的民事責任,各清算義務人應當按照過錯大小予以分擔。對于沒有過錯的清算義務人,只要其能夠證明無過錯,則可免除其責任的承擔,但此免責應僅限于內部責任分擔時,對外不能以此對抗債權人。故此,《公司法解釋(二)》第二十一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以及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二人以上的,其中一人或者數人按照本規定第十八條和第二十條第一款的規定承擔民事責任后,主張其他人員按照過錯大小分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如您有相關方面法律問題,可登陸上海專業公司法律師咨詢網?;隊苯由廈琶嫣?span lang="EN-US">,或撥打海耀法律咨詢熱線。

海耀律所電話: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長寧區仙霞路3457A-D

 

責任編輯:吉林快三历史记录宋穎琪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本文評論   [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0)













海耀法律顧問法務外包部:上海市知名專業律師事務所,企業公司常年法律顧問法務外包,防范控制風險,規章制度,糾紛處理,法律顧問,風險防范 ---上海律師事務所全國法律熱線:400-600-1705 上海海耀律師事務所地址:上海市長寧區仙霞路345號東方世紀大廈7樓A-D座